“黑皮警察”陆旭东:“站马路”站成一道暖人的风景

陆旭东 警方供图

南京新闻网讯(通讯员 苏宫新 记者 于倩)皮肤是“职业黑”,岗位是“路面晒”。不论三伏酷暑,还是三九严寒,每天早上,在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华罗庚实验学校门口都能见到他执勤的身影。拉车门、抱小孩、关车门、牵小手、送进校门……这样的动作,他每天要重复数百次,而且一做就是12年,累计护学20余万人次。常州市公安局金坛分局交通警察大队秩序中队指导员陆旭东,这位“站马路”的“黑皮警察”站成了金坛一道暖人的风景。

资料图 警方供图

资料图 警方供图

今年8月,中共中央宣传部、公安部联合开展“最美基层民警”学习宣传活动,陆旭东被推荐为江苏省区候选人之一,9月20日,在陆旭东故事分享会上,民警代为朗读了一封双胞胎兄弟、今年21岁的陆文凯、陆文旋写给陆旭东的信。他们公开“叫板”父亲,怀疑是不是亲生的,让现场数百人无不为之动容落泪。

亲爱的爸爸:

我是文凯,知道你成为了全国最美基层民警候选人,我和弟弟都特别开心。虽然我们嘴上不说,但其实您在我们心里一直是榜样,我们为有您这样的父亲而自豪。

小的时候,您总是很忙,忙着指挥、忙着执勤,但是您的忙碌里似乎没有我和弟弟。早上五点半起床,六点钟出门,六点半我和弟弟就被送到了校门口。校门没有开,我们俩总是一站就是半小时。老师和同学总说我们积极,但他们不知道,其实是因为您要赶去别的学校门口执勤,逼着我们早到学校。夏天还好,到了冬天,寒风吹得我们俩在校门口直哆嗦,在那灰暗的世界里,每一分钟都显得格外漫长。有时候碰到下雨下雪,我们还得去得更早,因为雨雪天您的任务更重。听说您会抱着其他孩子走过水塘,您会背着他们踏过雪地,可是我和弟弟却在寒风中举着雨伞,任凭雨雪淋湿了我们的衣服和鞋子。有时候我在想,当您把我们放下,调转车头离开的时候,您是否会回头看我们一眼?是否会想到我和弟弟的无助?是不是因为我们的身体而并不喜欢我们?又或者,我们不是您亲生的?

那一年,我被车撞了,路人给您打电话您因为忙,迟迟没有接到。那一年,弟弟摔伤了手,他怕打扰您,迟迟不敢讲,最后烂了个洞,差点得了败血症。

那一年,我们的鞋子被雨水打湿,穿了一天脚都泡白了,回家之后发烧了,您也不在家。

那一年又一年,我总是想问,您是真的很爱这份工作吧?您这么做值得吗?

6年前,我和弟弟初中毕业后去了南京盲人学校念书,同时开始了中长跑的练习。刚去的时候,我们挺开心,觉得自己终于不需要提早上学了,也觉得可以不再是您和妈妈的烦恼了。但渐渐的,我们感受到了您的爱。电话里,您的问题变得很多,总是问吃的如何,睡得如何,训练累不累,能不能坚持下去,教练对我们好不好?每一次回家,这些问题还会再问一遍,然后鼓励我们努力坚持。曾经那个严肃、无视我们感受的父亲变得很啰嗦、很在意我们的想法了。我想,这大概就是爱吧!之前那些想法,还真的是很幼稚呢!您怎么会不爱我们,只是这份职业的特殊性,需要您舍小家、为大家,把更多的爱分给那些更需要的孩子们,把更多的平安带进更多的家庭,这才对得起警察这个称呼,才算值得啊!

可能您不知道,我和弟弟受您的影响很大,训练很苦的时候我们总是想起您这么多年的坚持,哪怕是膝盖很疼,您也不会请假;跑上赛道的时候,我们总是想起您坚硬的毅力,咬牙向前冲刺;冲向终点的时候,我们总是想起您说既然选择了,就一定做到最好。可惜,这一次我们让您失望了,残运会上,我们没有取得自己最好的成绩,辜负了您和妈妈对我们的期望。这段时间我和弟弟都有些失落,而您却还在安慰我们,鼓励我们。

嗯,我给您保证,接下来我们肯定好好练,下一次一定捧回金牌,这样,才配得上拥有您这么优秀的爸爸,对不对?

最后,我和弟弟都想说,工作再忙也请您好好保重身体,膝盖上的旧伤也得注意,希望您身体健康,万事顺心。

您的儿子文凯、文旋

2019年9月19日

据了解,这对双胞胎兄弟先天性弱视,视力只有0.1。分享会上,陆旭东对儿子的“抱怨”当场回应。他说:“这么多年,我坚持在学校门口护学,是因为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,我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平平安安;而作为一名民警、一名共产党员,守护每一个孩子,是我的责任、是我必须完成的任务!”

 

资料图 警方供图

令人欣慰的是,随着年龄增长,陆文凯、陆文旋两个大小伙不但慢慢理解了父亲,而且,父亲成了他们心中的榜样、他们心中的英雄。兄弟俩于2013年到南京盲人学校学习盲人推拿,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辛,并于今年拿到了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大专文凭。正如信中所说,两个孩子像父亲一样,时时追求“把事情做到最好”。他们从2012年起就成为江苏省残联运动员,到到目前为止已经参加了两次全国的田径锦标赛和一次残运会,共获得5块金牌,7块银牌,5块铜牌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