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护士变身“战袍画手” 为援鄂抗疫战友画出心愿和信念_ 龙虎网

 南京新闻网讯 (记者 张玲 苗东旭 通讯员 杨海龙)从钟南山到雷锋、从南京长江大桥到武汉长江大桥、从机器猫到葫芦娃……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内,时常能看到“白衣战士”们的防护服上有各种主题画作出现,而这些画作都是出自该院区一位本地的护士长吴静之手。

吴静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胃肠外科护士长,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她就主动请战,到该院的光谷院区支援。“读大学的时候喜欢画画,但是我没有学过画画,个人爱好而已。上班以后就没有时间,我已经11年没有画过画了,这一次也是重新再拿起画笔来画画”,在采访中,吴静这样告诉南京新闻网记者。

“刚开始他们跟我说,说想要画一些家乡的食物或者是地点,我就帮他们画,后来慢慢地就开始画他们想要的一些别的东西”。吴静说,遇到“战友”孩子的生日,她会帮他们在防护服上画一个其孩子喜欢的动漫人物,或者是画一个生日蛋糕,以寄托他们对孩子的思念和祝福。还有些90后医护人员会喜欢葫芦娃、机器猫,她也会按照他们的喜好帮他们画在防护服上。

让吴静印象深刻的是,有一位南京医疗队的队员想在防护服上画下南京的地点,她就帮该队员画下了南京长江大桥。画完以后,吴静觉得可以在旁边再画一幅武汉长江大桥。“因为我们都是生活在长江边上,我们同饮的是长江水,他们不远千里来到武汉帮助我们。我们希望南京长江大桥和武汉长江大桥能够连起来,所以在中间画了一个彩虹,也就是象征着武汉的医务人员和南京的医务人员一起,我们战胜这场战役。”

在吴静看来,在防护服上给大家画不同的图案,也是表达了一些心愿。例如医生抗击病毒的漫画,她觉得这会让大家更加坚定自己自己的信念;例如钟南山的画像,她觉得这样会使大家更有力量打赢这场战役;例如一幅从日常走向战场的“女战士”图像,吴静觉得特别有意义,刻画了医护人员在家里是母亲、女儿、妻子,但是在穿上防护服以后,就成了勇敢的“女战士”形象;还有一些画作是表达了妈妈对女儿的祝福,爸爸对儿子的期盼,丈夫对妻子的思念。吴静说:“把这些画作画在防护服上,也是希望他们的家人看到了以后会放心、会安心。会觉得自己的亲人在武汉也很坚强,他们便会更有希望。”

吴静告诉南京新闻网记者,医护人员们在穿防护服之前,看到这些画作,通常都会觉得很开心,很期待将这么漂亮的防护服穿在身上,这是给病人希望,也让他们暖心。谈起画这些画的初衷,吴静坦言,刚开始到支援病区的时候,大家其实会有一点点害怕,会有一点点紧张,它期望能用画作缓解大家紧张的情绪。当然,病人看到后也会很惊喜,“你背上画得是什么?好漂亮!”“你们明天防护服上会画什么呢?”“谁画的?画这么好!”吴静说,慢慢地,病人每天有了一点小期待,期待医护人员进舱的时候能给他们带去不一样的感觉,他们虽然看不到医护人员的脸,但可以从背后防护服上的语句或者画作上了解到医护人员心中所想。

事实上,吴静每天也像其他“白衣战士”们一样,有自己很多分内的工作要做,她要护理新冠病人,也要像家人或朋友一样跟他们沟通;她要跟医疗队进行协调沟通,以保证他们的物资的供应……所以,吴静只能利用一点自己休息的时间帮大伙在防护服上作画。这些绘画绝大多数是“私人订制”。吴静说:“我会让他们加我的微信,谁想画什么,就把想画的图案告诉我,我提前画好,上班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穿上‘个人专属’防护服了。”

为什么要利用自己休息的时间做这样的事情?吴静没有觉得累,反而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是值得去做的事情。吴静说:“他们能够到武汉来,是舍弃了自己的小家,舍弃了自己本来更好的生活。如果他们留在南京,他们可以不用面对这么多的压力,不用直接来面最严重的疫情,但是他们选择过来,他们义无反顾,这让我很感激、很崇拜、很敬佩,所以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,我希望能够为他们做点什么,哪怕让他们有一点点高兴的感觉,我都觉得很幸福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